2019年10月11日,第三十届长城心脏病学会议迎来了第二日学术日程。千百位顶级专家共聚一堂,为心血管医生们呈现了百花齐放的学术盛宴。长城心脏病学会议始终秉持着“引进、创新、合作、发展”的办会宗旨,走在中国心血管病领域最前沿,引领着广大心血管医生创新与发展。本次大会中,由医脉通承办的第一直播间在大会主旨的指导下,邀请众多领域专家进行了高端学术交流。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张洋教授、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张真路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梁岩教授、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许俊堂教授

  新型口服抗凝药(NOAC)虽然名为“新型”,却早已被临床医生所熟悉并且应用于临床上的抗凝治疗当中。关于NOAC药物抗凝与出血的平衡一直以来都是心血管病领域永恒不变的热点话题。第一直播间特别邀请到梁岩教授、铁算盘心水论坛网传整形专业应届生月入超十万 专家:,张真路教授、张洋教授和许俊堂教授对NOAC的检测这一热点话题进行了深入解读。

  许俊堂教授指出,新型口服抗凝药或者非维生素K拮抗剂口服抗凝药(NOAC),在非瓣膜病型房颤预防发生血栓栓塞、静脉血栓栓塞预防和治疗方面,效果与安全性至少与华法林相当或者优于华法林,因此临床NOAC逐渐取代华法林,应用日益广泛。NOAC常规使用无需监测凝血指标,但在极端情况下如体重过大过下、高龄,肝肾功能不全,发生血栓栓塞,出血或者需要急诊手术时,了解抗栓水平非常重要。

  张洋教授指出,新型口服抗凝药物根据作用位点的不同主要分为两类,包括针对凝血因子XA类药物以及针对凝血因子IIA类药物。其中药物的主要代表就是临床医生所熟悉的利伐沙班和达比加群。两者在凝血相关检测中有很大的不同。目前主要用ECA、ECT、DTT去监测达比加群,然后用抗X因子活性来监测利伐沙班。

  梁岩教授指出,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很多医生并不惧怕存在出血风险的华法林,因为我们可以利用监测INR来明确华法林的出血风险。但很多临床医生却对安全性不错的达比加群充满疑虑,就是因为新型口服抗凝药物没有容易操作的监测物,一般情况下医生也就不监测了。而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如患者需要手术、患者肝肾功能异常、低体重等,则需要对新型口服抗凝药的选择进行更谨慎地评估。

  张真路教授指出,随着NOAC使用的普及,医生们对监测的情况确实存在担忧。目前公认的金标准是高效液相色谱串联质谱。除此之外针对IIa因子抑制剂和X因子抑制剂还有一些试剂盒和标准品,比如蝰蛇毒凝血时间测定,都可以用于我们的IIa抑制剂药物的定量。而Xa抑制剂相对简单。我们也在尝试利用高压色谱进行NOAC的监测。但这些手段有些比较贵,有些还无法批量应用,这是目前抗凝监测方面的一个遗憾。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梁岩教授、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张真路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蔺亚晖教授、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许俊堂教授

  CK-MB和肌红蛋白是心血管科医生广为熟知的两项生物标记物。主要用于心肌梗死的相关检测。而在最近的指南中,关于这两种生物标记物的推荐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未来临床医生应该如何对待CK-MB与肌红蛋白检测?梁岩教授、张真路教授、蔺亚晖教授和许俊堂教授四位重量级专家做客第一直播间,为医生同道们所关心的话题进行解读。

  许俊堂教授介绍道,肌钙蛋白是心肌损伤标志物,但不可视为心肌梗死标志物,心肌缺血导致的肌钙蛋白升高才是心肌梗死。随着高敏肌钙蛋白的普及,肌钙蛋白不但是心肌损伤敏感和特异的标志物,还变成了心肌梗死早期诊断标志物。我国传统心梗三项包括肌钙蛋白、CK-MB和肌红蛋白,既然肌钙蛋白集心肌损伤标志物所有优点于一身,其他两个标志物是否一无是处,是否还有存在价值,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见证。另外,许俊堂教授在十几年前推荐心脏三项包括肌钙蛋白、BNP和D-二聚体,作为胸痛/呼吸困难/重症患者诊断、鉴别诊断和危险评估手段,现在来看正合时宜。

  张真路教授指出,近两年的ESC指南中,关于CK-MB和肌钙蛋白的推荐篇幅在不断地减少,我认为其主要原因是由于肌钙蛋白的敏感性太高了,而它的疾病特异性却比较差,因此常常给临床医生带来很多困惑。针对于此,建议临床医生在使用肌钙蛋白进行检测时需要注意心肌缺血的临床证据。

  蔺亚晖教授表示,从目前国内和国外的一些指南和共识来看,至少在心肌损伤和急性心肌梗死诊断的首要标志物方面,用肌钙蛋白是毋庸置疑的,这也是全球公认的。而在肌钙蛋白无法获取或是检测结果存在异议的时候,CK-MB也仍然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因此,关于CK-MB和肌钙蛋白的取舍,仍然持保留态度。

  梁岩教授认为,在临床的实际工作当中,急诊科是应用这些生物标记物最多的。按照不同的需求来说,这些心脏标记物都具有自己独特的长处。比如肌红蛋白的优点在于它的峰值出现的早,因此它可以作为心肌梗死的早期标志,但肌红蛋白与肌钙蛋白相比则不够敏感。CK-MB的特点在于它升的快降得也快,对二次梗死有比较好的示警作用。因此,大的发展趋势建议我们重心向肌钙蛋白转移,但所有的生物标记物都有自己适合的应用场景。

  南京市第一医院张俊杰教授、华盛顿大学医学院Amit Amin教授、首都医学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金泽宁教授

  介入手术离开造影剂就像一个人蒙住了眼睛,而造影剂引起的并发症又让心脏介入医生又爱又恨。造影剂如何选择?并发症如何处理?来自首都医学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的金泽宁教授邀请了华盛顿大学医学院Amit Amin教授、南京市第一医院张俊杰教授一起,对此进行热烈的讨论。

  专家们一致认为,造影剂并发症主要集中在造影剂相关肾病、过敏反应以及与造影剂本身无关的其他不良反应。这些不良反应与患者的死亡和不良预后密切相关,还会造成患者心理负担、经济负担双双增加。金泽宁教授与Amin教授还一致的认为,患者不是冷冰冰的物体,而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作为一名心血管医生,不仅需要研究PCI技术挽救病人的生命,还要尽最大可能去减少病人的痛苦。那么如何才能尽量减少造影剂引起的并发症呢?

  经过三位教授热切的讨论,造影剂相关的并发症在某些情况下是可以避免的。在行PCI前,对更易出现造影剂不良反应的患者进行筛查,可以帮助降低造影剂不良反应的发生率。在行PCI时选择低毒性的等渗造影剂可以减少相关的过敏反应;并且真实世界研究数据显示,等渗造影剂同时具有良好的心肾安全性,能够显著减少造影剂肾病的发生。

  最后,三位专家的探讨还意犹未尽,金泽宁教授展现了我们一贯热情好客的优良传统,与两位教授相约在线下进行更深入的探讨。而且金泽宁教授还在讨论中与Amin教授分享了长城会重视人文医学的精神,向国外友人展现了长城会开放、包容的学术态度。

  中日友好医院郭金成教授、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刘靖教授、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刘梅林教授

  血压、血脂、血糖的管理一直以来都是心血管领域健康管理的基石,对心血管病的进展及预后都颇具影响。在这一场的直播中,刘梅林教授与刘靖、郭金成教授相约,对心血管病血压与血脂的管理进行了分析和解读。

  刘靖教授指出,打造健康中国2030,关键在基层。只有基层医生和患者提高了对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的认识,才能达到更健康的中国。基层医生应该更加关注高血压的诊断、危险分层以及降压目标值。在治疗方面,则应选择更适宜基层的经济适用型药物,比如降压零号等。在血脂方面,很多工作展开情况尚不及高血压。基层血脂异常管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郭金成教授也十分同意这样的观点,他指出,高血压的防治关键在基层,并且我国基层群众对于高血压科普宣教的接受程度是很好的。另外,我们有大量的优秀的基层医生可以为人民健康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但目前基层高血压诊疗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监测不规范、依从性较差、随访不严密等等。

  刘梅林教授与两位教授的观点不谋而合,也非常看重基层医疗工作。基层患者常常存在经济能力较差、药物可及性差以及对不良反应过度担忧等多方面问题。我们应该看到这些问题,并且为这些患者寻求适宜他们的解决方式,用更便宜的药代替贵的药物,用更安全的药物代替不良反应多的药物。另外,还需要注重将药物治疗与生活方式干预相结合,尽快实现健康中国的伟大目标。

  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陈明龙教授、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江洪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唐闽教授

  如果将心血管科医生比喻成斩杀病魔的阿瑞斯,那么电生理技术就是战神的盔甲。电生理技术具有简单、便捷、高效、普及等许多优点,目前也广泛地被用于心脏疾病的诊疗当中。第一直播间里江洪教授、陈明龙教授、和唐闽教授共聚一堂,为年轻医生分享了中国电生理的发展历程。

  江洪教授指出,心律失常的临床治疗紧随着改革开放的40年蓬勃发展而经历了四个十年,包括基础阶段、爆炸时代、科技时代及精准时代。我们所使用的设备和仪器,由日本进口、美国进口逐渐发展到像四川锦江这样的高端国产自主研发,经历了十分不易又不断腾飞的发展历程,目前我们四川锦江的国产设备甚至已经可以赶超国际水平。我们的设备从稳定性、标准化、功能性以及智能化等方面,都在逐渐赶超国外的设备,也希望未来这一棒能够交到未来更优秀的年轻医生手里。

  陈明龙教授指出,从我进入这个行业后,就不断地看到四川锦江产品的更新和拓展。最早是射频消融仪,从国外购买射频消融仪价格昂贵,但是锦江就突破困难,很快应用到临床。当然,最初的时候是单控,但是后来系统就慢慢完善。再者是电生理标测系统,最早的是日本光电和西门子,国内医院开展的不是很多,但是锦江的电生理系统一开始就是16导,满足了一线做室上术心律失常医生的所有需要。然而,锦江依然不满足于现有成果。现在的锦江,不仅仅在射频消融仪和电生理标测上持续更新,在导管系列也在不断耕耘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最后希望我们的民族产品能够越来越好,在行业拥有一定的地位。

  最后,唐闽教授总结,每项新技术的出现,都会给医生带来极大的帮助,有利于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更是给病人带来福音。然而,并非所有新技术都能尽善尽美,均需进一步的完善。总之,随着电生理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我们期待民族品牌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功,为广大临床医生和患者带来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

  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程江涛教授、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黄岚教授、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余再新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荆志成教授

  肺栓塞栓塞虽然在肺,却与心血管科息息相关。肺栓塞作为致死性较强的一类急症,医生的快速反应能力对挽救患者生命起到重要作用。面对肺栓塞,应该如何快速诊断,尽早救治?荆志成教授作为第一直播间肺栓塞专场的主持人,与黄岚、程江涛、余再新三位教授进行了精彩的讨论。

  黄岚教授指出,2019年8月,ESC将肺栓塞指南进行了更新。首先,新版指南强度了高危肺栓塞患者(尤其是血流动力学不稳定的患者)的诊治,并且对血流动力学不稳定的患者做出了分类,更加细化了肺栓塞的诊治;另外,新指南中还强调了床旁超声作为检测手段的必要性;第三,新指南在D-二聚体的应用方面做出了年龄校正;最后,新指南还在诊治流程中强调了影像学检查的重要性。中欧指南之间存在一定的差异,ESC新指南值得我们学习,而我们自己的三步走战略也需要继续发扬。

  余再新教授指出,中欧指南确实存在很多方面的差异,但他认为这些差异殊途同归,无论是遵照哪个指南来进行临床,最终都能够达到加强肺栓塞患者救治的目的。但在D-二聚体的应用方面,欧洲的指南确实推出了更详细的建议,让肺栓塞的诊断更加精准了一步。

  程江涛教授指出,在肺栓塞的诊治中,危险分层非常重要。比如血流动力学不稳定的患者,也就是新指南中出现心脏骤停的患者、低血压患者、休克患者等,需要进行再灌注治疗或介入治疗等强度比较大的方式。而如果面对的是中危患者,我们则需要再考察患者心功能、生物标记物、超声心动以及影像学结果后做出判断。中低危或低危患者,我们可能仅需一定的抗凝治疗即可。

  最后,荆志成教授总结了三位专家的意见。总的来说,肺栓塞救治的关键在于及早诊断,而及早诊断对医生提出的要求就是要继续加强多学科诊疗团队的建设,让更多的心脏科医生、呼吸科医生都加深对肺栓塞的认识,能够第一时间快速反应、积极应对。

  今年是长城会的30周年,今年也是我们国家建国70周年。长城会历经风雨来到而立之年,第一直播间有幸邀请到了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杨进刚教授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刘巍教授两位青年专家进行高峰对话,共话长城会带来的那些温暖。

  刘巍教授指出,很多人说医生是偶尔去治愈、常常去安慰。这也是非常能够体现医生人文关怀精神的一句话。有时候医生与患者多说一句话很可能会超过药物和手术带去的效果。医生不应该仅仅是做一些学术报告,更应该做一些患者听得懂的科普。我们的医学人文精神尤其需要传播给基层医生和年轻医生,从而惠及更多的患者。

  杨进刚教授说到,长城会的创始人胡大一教授正是我的老师,他所提出的“回归人文、回归临床、回归基本功”也是长城会至今一直秉持的精神。胡大一教授提倡的实质上就是将心比心,体谅患者的一种医者父母心的精神。白岩松曾经说过的一段话领我非常感触,我们现在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细,对技术和学术的追求不断向尖端发展,但是现在的医生给了诊断、做了手术、发了药片,却独独没有作为一个人给病人以希望。我现在在做医疗科普视频的直播,我希望这样的工作能够帮助更多的病患走出痛苦和困惑。53999特马分析网